本作品是对史图馆专栏的投稿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;本作品并非严谨的历史学术研究,仅供参考;未经授权,禁止二传,违者必究。

孩子,我骄傲地看着你一天天长大,成为狮子一样勇敢的战士。你要记住,我们一直是以智慧和武力统治这个国家的,我也相信你会谨慎地使用自己强大的力量。但,真正的胜利是鼓舞你的子民心中的斗志。总有一天,我的生命将抵达终点,而你,将加冕为罗姆人的苏丹!

虽然以“阿尔斯兰”(意为狮子)为名,但是阿尔斯兰四世苏丹却是三兄弟中最为胆小懦弱的。他没有哥哥凯考斯二世的武功,也没有弟弟凯库巴德二世的英勇。在兄长发动叛乱,反抗蒙古人之时,他只敢躲在后宫中哭泣,直到1256年10月哥哥凯考斯二世战败后,他才被权臣佩瓦内·穆尔因丁·苏莱曼扶持上了王位,加冕为罗姆人的苏丹。

佩瓦内还娶了他父亲凯霍斯鲁二世的遗孀——居尔居·哈顿,以阿尔斯兰四世继父的身份,代替他实际统治着这个衰落的国度。

凯考斯二世苏丹则被囚禁在科尼亚,此举造成了突厥游牧民的大规模起义和反抗:“我们不要蒙古人的狗阿尔斯兰,让凯考斯当苏丹!”其中呼声最高的当属卡拉曼的父亲——努尔.索非。他是巴巴伊沙克(BabaIshak)的忠实信徒,在巴巴伊沙克兵败身死后,被罗姆苏丹国招安。蒙古入侵后他坚决支持凯考斯二世成为新苏丹。

佩瓦内意图扫平这些让人厌恶的割据者,恢复罗姆苏丹国昔日的荣光。不少贝伊和埃米尔都被“朝廷”派出的大军剿杀。不过卡拉曼在当时已经比较强大了,佩瓦内无法用武力征服它,干脆采取拉拢收买的方式,以阿尔斯兰四世苏丹之名,正式将拉伦德(即今卡拉曼)和埃尔梅内克地区赐给卡拉曼贝伊作为领地。除此之外,卡拉曼贝伊的兄弟布索兹(Bunsuz)同时也成为阿尔斯兰四世苏丹身边的宫廷侍卫。

但是罗姆苏丹国的中央政府和卡拉曼的关系越来越差,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蒙古人的剥削和压制。到了1259年甚至和阿尔斯兰四世苏丹发生了争战。1260年,凯考斯二世成功逃离了科尼亚,前往了克里米亚。但是在克里米亚他又被金帐汗孛儿只斤·别儿哥软禁了,以此来恶心旭烈兀(别儿哥指责过旭烈兀屠杀了巴格达的居民,以及未与其他的成吉思汗宗王们协商就处置了哈里发,另一方面是大汗的人选问题,旭烈兀支持忽必烈为大汗,别儿哥则支持阿里不哥当大汗。)

凯考斯二世苏丹虽然没有自由,但是在这里衣食无忧,后来诺盖汗救了他,也邀请他和自己一起活动。因为他的影响力巨大,埃及方面也对他挺有兴趣,承诺送他一只军队帮他对抗蒙古人,最后……

“无上的瑰宝和财富,千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的战士在它面前折断了弯刀,父亲在梦中不知道多少次踏入这个城市,我今天虽然进入了这里,可它没有陷落在我的手中,而是被一群基督徒践踏。”

不仅,尼西亚帝国光复了君士坦丁堡,凯考斯二世苏丹还活着的消息传遍了罗姆苏丹国,整个安纳托利亚高原都在呼唤凯考斯的名字。此时野心膨胀了的卡拉曼,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在1261年以迎回流亡拜占庭帝国的凯考斯二世苏丹为名,正式入侵了罗姆苏丹国的首都科尼亚。

卡拉曼贝伊和他的两名兄弟札努尔–哈吉(Zeynül-Hac)与布索兹率领两万名大军很快就攻下了科尼亚。然而这种行为显然是太冒险了,作为一个小国,结果成功的打下了科尼亚。卡拉曼这回作死做大了,蒙古大汗都怒了:“哪里来的突厥野种”,佩瓦内·穆尔因丁·苏莱曼就亲自率领着一支塞尔柱-蒙古联军大举杀来,卡拉曼方面自然是抵挡不住,被打得大败,只能割地请降,向罗姆苏丹国的宗主伊尔汗国屈服。

阿尔斯兰四世苏丹也被卡拉曼人欺辱,心态发生了转变,越来越多疑和放纵。并且对于佩瓦内这些“贰臣贼子”越来越不放心,开始试图限制他们的权利。在佩瓦内看来,这些可笑的反抗都是徒劳的,在一场简单快速的政变中,阿尔斯兰四世也被软禁起来,他只能和自己的阉奴在禁卫军的严密监视下在花园中散步。

阿尔斯兰四世也曾经向佩瓦内屈膝,向他保证安分守己,但是已经无济于事了,他很快发现,自己连和权臣联姻的资格都没有了。不久,一位女奴为阿尔斯兰四世生下了王子,在王子成长到三岁后(确保不会夭折),佩瓦内就向伊儿汗阿八哈发去了请示,说自己与阿尔斯兰四世苏丹不和,恐怕会影响到小亚地区的稳定和上缴的年金。

阿八哈汗回复:“就和我父亲处理那位傲慢的哈里发一样,不要让皇族流血”。1265年,当佩瓦内带领禁卫军闯入苏丹的寝宫中时,阿尔斯兰四世苏丹实在是无法自己喝下毒酒,于是他最信赖的阉奴抓住他的双手,把他送到了佩瓦内的面前。

他的孩子正在好奇的看着自己的父亲,他绝望的说罗姆不能由孩子统治,但无济于事。佩瓦内从禁卫军的弓箭上拆下了弓弦,当着禁卫军和小王子的面,亲手用弓弦勒死了阿尔斯兰四世苏丹,然后把三岁的王子凯霍斯鲁扶上了王位,即凯霍斯鲁三世苏丹,佩瓦内加封“阿塔贝格”(可以理解为“太傅”),权势滔天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